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从哪里拿到的支票?”

    “我……我捡来的!”

    “捡来的?那你为什么没有交给失主,还想拿出来用?”

    “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就是想拿过来看看有没有用,谁知道是真是假。”

    秦贵忠瞥了一眼负责审问的保安,又扭头看向我。

    “兄弟,还好是在我们信用社,换成其他银行让你哭都没地方哭。”

    我摆了摆手,“秦社长就不要拿这种事情糊弄我了,这可是一千万,你会白白给一个陌生人?”

    秦贵忠不置可否,轻笑道:“兄弟,不瞒你说,这张支票还真没办法兑现那么多现金。”

    我脸色一变,兑换不了现金不就成了空头支票?工头还等着我回去给大家发工钱,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秦社长,信用社的情况可能不太乐观,也不至于拿不出来钱吧?工头还等着我给他们发工钱,你跟我说这个,回去我怎么交代?”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我已经答应了要给人家发工钱,总不能食言而肥。”

    秦贵忠苦笑着摇了摇头,“不是我不想给你钱,信用社这段时间确实周转有困难,要等几天才有现金转入,我也是没办法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看来还得要我舍得这张脸皮去跟工头说道,只要不是耽搁太久,应该不会出问题。

    蔡明手底下那个狗腿子胡诌八扯,分明是有人交代他该怎么回答,保安也不好一直限制他的自由,只能作罢。

    张慧把支票交给了秦贵忠,来之前我已经跟她商量妥当,支票还是放在信用社安全,等到用钱的时候再兑换现金就行。

    想来秦贵忠也不至于赖账,我也不是什么富二代,药厂也需要钱建设,想坑我也没有什么价值。

    回到龙牙村红头早就跑到村委会议室等着,看到我回来赶紧凑了过来。

    “大村长,怎么样?”

    我笑了笑道:“我已经跟张会计说好,每天的工钱可以给一半,但是要从下个月开始。这已经是我能争取的最大便利。”

    “你也应该知道,不管是什么公司,想从会计手里要钱,那跟从铁公鸡身上拔毛一样难。”

    工头苦笑着看了我一眼,点头道:“谁都不容易,既然您也给争取了,我回去跟大家伙说一声,让大家有个心理准备。”

    打发走工头,我总算松了口气。

    但是支票的事情一直在我脑子里打转,蔡明想让自己的狗腿子拿支票兑换现金,肯定不会想到我们反应这么快,我跟他之间的矛盾也不是一天两天。

    如果这一次真让他得逞,指不定要玩出什么花样。

    日子一天天过去,药厂工程在工头的一再催促下有了雏形,那些没有同意开药厂的村民也打起了小心思。

    这不,一天夜里有人跑到工地上偷拿建材,被逮了个正着。

    几个人按着偷拿建材的人送到了村委会议室,我一看就愣住了。

    被逮住的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张贵阳和山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