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许欢颜侧头看向夜斯,那眼神分明是在说,“你和我说这些做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

    还有就是“我脾气好不好,关你什么事?”

    夜斯则是在许欢颜那,有些气鼓鼓的脸上捏了一下。

    此时,不知怎的,看着许欢颜,怎么看怎么顺眼,怎么这么招人稀罕。

    宫修淡淡一笑,算是打了招呼,他是话不多的人。

    而左枭的性子更是冷,只是点了一下头。

    而许欢颜是完全没认出,他就是酒吧里和悄悄说过话的男人,左门的左少。

    而许欢颜回应他们的,依然是孤冷的清傲。

    她只觉得自己出现在这里,大家都是一脸的莫名奇妙。

    话说回来,她又何尝不是莫名奇妙的就被带来这里了。

    夜斯也没恼,搂着许欢颜就走了过来,完全是一副哥俩好的样子。

    夜斯是挨着左枭坐着的,而许欢颜就被强制的坐在他身边。

    许欢颜抓着夜斯搂着她肩膀的手,想要把他拿下来。

    却是她越是抓,夜斯压的越是重,那力道像是要把她的肩膀给压断一般。

    出奇的是,向来想问题简单的许欢颜,这会竟然领会到,这力道是夜斯在向她发出警告。

    大爷的,威胁警告,除了这些,他夜斯还会什么?

    许欢颜不喜欢烟味儿,但是,陆少寅和宫修都抽烟。

    夜斯坐下后,宫修就递给他点了一支烟。

    因为挨着夜斯坐,烟味儿呛的许欢颜直躲。

    夜斯和宫修他们说话,也没注意到许欢颜的动作。

    在感觉到许欢颜一直在动时,才转过头来,嘴里正好刚抽了一口烟。

    对着许欢颜的脸就把烟喷了过去,而后眯着眼问道,“乱动什么?”

    许欢颜哪里会想到夜斯这个变态,会往她脸上喷烟,顿时就被呛的直咳嗽。

    因为距离近,这一口烟,许欢颜也吸进去不少。

    “你有病啊?”许欢颜咳嗽着对夜斯骂道,声音不低。

    骂完了之后,许欢颜都觉得这是白骂了,因为夜斯一定会回她一句“嗯,我有病,你有药啊?”

    对于夜斯这种无赖,许欢颜真特么的是服了。

    许欢颜这一嗓子,让陆少寅都竖起了大拇指,对着身边的宫修说了一句,“这拽了吧唧的小子,牛逼啊,对着夜帝就敢这么喊,什么来头?”

    宫修只是笑了一下,并没有说话,也不知道他刚才什么时候拍了许欢颜的照片。

    编辑了一句话,附带着许欢颜的照片,发了出去。

    而坐在宫修另一次的左枭看到了他的动作,什么也没说。

    他也想要知道这个人是谁,竟能让夜斯带来。

    宫修话不多,但是,他却是几人中的头脑担当,做事沉稳又有分寸。

    “我问你乱动什么?”夜斯还不知道许欢颜是什么操性,就这么冲的脾气,和他喊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夜斯没说“嗯,我有病,你有药啊?”这句,许欢颜还微微一愣。

    随即就骂了自己一句“许欢颜你才有病了。”

    “你能不能别抽了,呛死了。”许欢颜看着夜斯手指间夹着的烟命令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