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许欢颜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被压在了哪里。

    而夜斯也没有想到自己压下去的力道,过了。

    虽然风呼啸,虽然穿的裤子比较厚……

    但是,夜斯还是清晰的感觉到了……

    因为他压着许欢颜的手,一压就压在了他的双腿间……

    当夜斯意识到的时候,他也没有立刻就把许欢颜的手给拿开。

    也不知道是如果立马就拿开,会显得比较刻意。

    还是他想看看许欢颜是什么反应。

    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没有动……

    许欢颜最先反应过来的,不是她的手压在了哪里。

    而是她的手上是夜斯的手,正紧紧的扣着她交握的双手……

    而且力道不轻……

    许欢颜微恼的要抽出自己的手,可是,她越是抽,夜斯扣的越是紧。

    而就在这一抽一扣的动作中,许欢颜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放在了哪里……

    因为她隐约的感觉到夜斯……有了变化。

    毕竟女扮男装这么多年了,有时候必要的伪装也是有的。

    所以,许欢颜很清楚,自己的手此时是在哪里,下面又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又想起了卫生间里的那个男人。

    还有他说的那句话,“男人?宝贝,你告诉我,哪个男人这儿是空的?

    那邪肆的声音,那强势霸道的气息,这半年多来,总是会在不经意间。

    或是在梦里,困扰纠缠着她……

    许欢颜的手腕被夜斯给压疼了,而此时她那一张清冷的小脸。

    已满是闷红,心里上的羞恼,让她不由的加大了抽手的力道。

    可是,结果就是,夜斯狠狠的抓住她的手……

    而她的身子贴在夜斯的背上,就贴的更紧了……

    夜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就要和这个小白脸较劲。

    他就觉得今天的风特别的大,他很冷……

    许欢颜紧紧的贴着他,他觉得很暖……

    夜斯想应该是这样的,对,就是这样。

    要不他怎么会让一个男人,靠自己这么近,又贴的这么紧。

    许欢颜觉得自己都有些喘不过来气了,因为气愤憋闷。

    不管抽不抽的出自己的手,许欢颜也不能放任夜斯,这么欺负自己。

    蹭也好挣扎也罢,反正就是全身的力气都用了出来。

    结果就换来夜斯闷闷的一句,“不想死,就特么别乱蹭,老实点。”

    夜斯在说话的时候,还故意把大哈雷开的转了几个弯。

    这次真的是吓的许欢颜一动不动了,因为这时她才想起来,夜斯现在是单手开车……

    “夜斯,停车,你是不是变态,是不是?”

    许欢颜不敢动身子,可是,她的手却也不去管是压在那里。

    使劲儿的蹭着,夜斯本来就有了反应,被许欢颜这么一弄,这反应也就越发的强烈了。

    夜斯就是大哈雷骑的再好,这上蹭下磨,他也是受不了。

    大哈雷猛然停下,夜斯那修长的双腿支撑在地面上,透着霸气。

    耳边没有呼啸的风声了,而夜斯那快速跳动的心跳声,却显得异常的重。

    许欢颜要下车,可是,夜斯依然不松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