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白一回到A市也没事做,每天在家就是看看书画画画,白一都快憋出犄角了,但是魏宁因为在海城耽误了太长时间,忙的一天看不见人。

    接到魏宁电话说带她出去吃饭,白一没出息的赶紧换衣服,早早的坐在沙发上等着。

    张叔接上白一去了魏氏,看着一脸兴奋的白一,张叔抿嘴笑了笑,白一听见笑声才感觉自己有点太积极了,紧着正正当当的坐在后座,眼睛直直的盯着窗外。

    白一头顶的伤口已经拆线,留下一天挺深的疤痕,缝合伤口是连带着那一片的头发都剪掉了,现在白一,头顶有一片黑黑的头发茬,刚长出来还不明显,弯曲的伤口在魏宁眼里简直碍事,修长的手指在白一头顶摸来摸去,弄的白一想不理会都不行

    “手,放下来”

    说着就把魏宁的手拍下来,随手拿起旁边的帽子带上,从海城出院以后白一一直带着帽子,说不介意不可能,总归是会想起来就不舒坦,白一想着等那一片减掉的头发长起来,就能遮住这伤疤了。

    “一一,下个月整形权威的周维先生会来A市,我安排他给你把这疤痕弄掉吧”

    “你嫌弃吗?”

    魏宁摇了摇头,把坐在旁边的白一揽进怀里,用力在她脖子吸了口气。

    “那你干嘛想把它弄下去,等这些头发长出来就能遮住这疤了”

    “这是因为别的男人受的伤,我一看见就想起白乔,想起你因为他受伤”

    轻飘飘的两句话堵的白一想哼一声都哼不出来。只得转过身去看像车窗外。魏宁却不打算放过她,身子一起追了过来,舌尖轻轻的舔了舔白一的耳朵,白嫩的耳朵一下子就红了,连带着整个脖子都红了,白一气呼呼的伸手去他腰上掐,魏宁更是趁着这个空挡吻上白一的嘴,又气又羞的白一觉得脸都丢尽了,分明看见了前面开车的张叔想笑又憋笑的样子。

    这个随意发情的男人真是的。

    进了饭店包厢,里面就漠然和童菫,眼尖的漠然盯着白一的嘴看了半天

    “小白白,看来二哥很饥渴啊”

    惹来魏宁一记冷眼,也就乖乖闭嘴了,俩人刚坐下包厢的门又开了,进来的人是白乔。

    “谁让你来的?”第一个炸毛的就是漠然

    “老三,坐下,过来坐”一旁一直没说话的童菫伸手给白乔倒了杯茶。

    白乔也没拿捏,扯了凳子坐下,目光扫向白一

    “伤口好了吗?一直忙,也没抽空去看你”

    “没事了,知道你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