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九章

    “只是我没想到,你们居然结婚了!”简琪恨得咬牙切齿,一想到陆连珩身上挂着简初前夫的标签,她就止不住的恶心。

    简初突然想明白了什么,难怪陆连珩一直怀疑她的清白,认定她的第一次是假的,骂她贱人、荡妇,原来这一切都是简琪搞的鬼!

    “不过结婚了又怎样?你注定只能活在我的阴影下!”简琪的话就像淬了毒的针,狠狠地扎进她的心脏。

    她的双手暗暗收力!

    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挥着拳头冲过去跟简琪拼了,可现在她怀着身孕。

    沉默了一会儿,简初浅笑着开口,“姐姐,你不介意吗?我和连珩已经睡了整整一年,你可能不知道,这一年里,他因为要我太多,我的身体承受不了,进了好几次医院呢。”

    天知道这样看似轻松的话,她用了多大的力气!

    简琪脸色大变,当即否决,“不可能,连珩不会背叛我的,他不可能会碰你。”

    简初觉得讽刺,她笑的脸色发白,“我们孩子都有了,你跟我说不可能?不信的话,你去医院调查,应该还有我没被销毁的流产记录。”

    简琪做梦也没想到,陆连珩会跟简初上床,并且有了孩子,这么久了,竟然没有一个人告诉她这些事,陆连珩瞒的密不透风!

    “简初,我本来不想这么做,是你逼我的!”简琪突如其来的一句狠话,让简初迷惑的皱了眉,没等她反应过来,桌上的玻璃杯啪的一声掉在地上,碎了稀巴烂。

    简琪弯腰,捡起最大的一块碎片,眼底闪过一抹阴厉。

    “你要干什么?”简初惊的站起了身,原以为简琪会对她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她保持了足够的警惕,却没想到,简琪抬起手,用玻璃碎片在自己的脖颈上划开了一道口子。

    玻璃隔开皮肉时鲜血迸涌的画面让她想起了几个月前,陆连珩也是这样狠绝又残忍的在她耳下留了一道6厘米的刀疤。

    早已复原的伤口,似乎又开始疼痛。

    “简琪,你疯了吗?!”简初冲过去想要阻止,简琪却趁机抓住她的手,将那块沾了血的碎片强行塞进她掌心,“对,我疯了!”

    医生和护士闻声赶了过来,推开门的那一刻,简琪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边哭边求救,“简初要杀我,求求你们救救我!”

    简初捏着那枚玻璃碎片,足足愣了十几秒,才弱弱的解释,“我没有!”

    “通知陆先生,快!”伴随着医生一道命令,几个人手忙脚乱的将简琪抬了出去。

    ……

    陆连珩正参加千人视讯会议,接到精神病院的电话脸色瞬间变了,当他听清楚出事的是简琪,而不是简初的时候,他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市医院,看到抢救室走出来的是苏柏时,陆连珩的深眸暗流涌动,“简琪要是有什么闪失,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苏柏懒得跟他置气,“你放心,她死不了,伤口完美的避开了颈动脉。”

    陆连珩冷哼,“你很失望!”

    苏柏俊眉微挑,第一次间接承认了他对简初的感情,“我失望?你别搞错了,我比谁都希望你们俩能天长地久。”

    “你以为这样你就有机会跟简初在一起了?”陆连珩毫不客气道,“我告诉你,你做梦!”

    苏柏难得有了脾气,说话声也重了一些,“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别忘了你当初是怎么逼着她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的。”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