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十三章

    一个月后。

    简初出院的第一天晚上,夜色撩人,月色亦撩人。

    好久不住的公寓积了一层灰,全部收拾干净后,她去洗了个澡,换了一件黑色吊带真丝裙。

    客厅的茶几上,点着一只红色的蜡烛,旁边是喝了一半的红酒。

    门外响起输入密码的声音,一如曾经,她每一次等待他回家时的情景。

    陆连珩推开门,一眼便看见坐在沙发中央的女人,她似乎比之前更加的清瘦。

    女人看见她,笑着起身,“你来了。”

    关门,落锁,陆连珩漠然的走了过去,瞥了一眼诡异的氛围,冷声道,“你又想玩什么把戏?!”

    对于他的嘲讽,简初早已经习惯了,她抓起视线准备好的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了他,莞尔一笑,“我现在手无缚鸡之力,你有什么可怕的?”

    陆连珩眯眼审视着她,拧起的眉稍稍舒展。

    简初举了举酒杯示意他接,“明天你就结婚了,我只是想……和你喝一杯。”

    ‘想你了’这样的话,她终究是说不出口。

    “就只是这样?”陆连珩半信半疑。

    简初笑的有些酸涩,“不然呢,求你不要结婚?放心吧,我已经不爱你了,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缠着你。”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这样的话,陆连珩感觉不到一丝的轻松,甚至有些……失落?

    他可能是疯了。

    接过她手里的酒杯,他冷声警告,“最好是这样!”

    亲眼看着他将那杯酒喝完,简初的嘴角不易察觉的上扬,接着也饮尽了自己的杯中酒。

    “酒喝完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很忙!”陆连珩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事到如今,他连一丝一毫的温柔都不曾给她。

    简初笑着转身,“你还记得吗?今天是我孩子的忌日。”

    也是她的生日。

    空气突然安静!

    陆连珩眸光一紧,半晌,吐出两个字,“神经!”

    他转身就要走,突如其来的一阵晕眩,让他的身体失了重,一下子半跪了下来。

    视线有一瞬的交错,他忽然反应过来,“简初,你!”

    妈的,又给他下药!

    他居然在同一个地方栽了两次跟头!

    操!

    “别怕。”简初也在他面前蹲了下来,伸手抚摸着他的脸,几乎是抱着他,声音贴着他的耳,“这一次不强奸你。”

    陆连珩感觉有一团火自内心深处喷涌而来,将他双眸都印的腥红,他反手扣住她的下巴,“你到底想怎样?!”

    “我想你心甘情愿的和我做一次。”怕他拒绝,她补充,“最后一次!”

    “我保证,明天过后,我再也不会纠缠你,彻底从你的世界消失。”

    “心甘情愿?”陆连珩冷笑,“呵!”

    这个女人!

    给他下药,逼他动欲,叫心甘情愿?!!

    既然如此,那就如你所愿,那些不该有的情愫和感知,因何而生,因何而灭。

    他一个挺身,将她抵在地板上,尽情的索吻……

    翌日,陆氏集团掌门人二婚之喜,比头婚还要隆重,闪光灯与鲜花美酒交相辉映,热闹非凡。

    陆连珩却觉得无味,捏着眉心走到阳台点了根烟,回想着昨晚的一幕幕。

    他们有过无数次的欢爱,昨晚最铭心刻骨。

    隔壁露台传来打电话的声音打乱了他的思绪,他忍不住皱眉。

    是简琪的声音,“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你想让我跟你一起死是不是?”

    “不就是想要钱吗?给你,全给你!”

    “拿了钱就给我滚远点,别让我再看见你!”

    简琪挂了电话,匆然转身,完全没注意到隔壁阳台默然注视她的男人。

    陆连珩眸光收紧,指尖的烟灰随风飘扬,简琪,她果然有事瞒着他。

    手机响了起来,陆连珩将剩余的半截烟徒手捻灭,精准的弹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随手接起电话。

    “您好,您是手机机主的丈夫吗?”

    骤然一惊,陆连珩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确实是简初的号码,“什么事?”

    “X小区因瓦斯泄漏导致火灾,我们在您家里找到疑似您妻子的尸体,请您及时前来确认!”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